海港区信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新闻 >
临汝县面粉厂的“一称准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8 00:22   来源:未知   阅读:

临汝县面粉厂的“一称准”

谭国强/文

在超市见到电子磅,猛然想起三十八年的一个人。这个人一没电台广播过,二没报纸报导过,三他拿过什么奖励或证书。他是纸坊镇石庄村人,原临汝县面粉厂普普通通的工人,?面班零面室的石来娃。

俺俩认识是一九八二年八月一日建军节,那是我到面粉厂去换面班整代室上班的第一天,我的工作室与他另面室正好是对门。刘文学班长给我介绍情况时,称老石为“一称准",所以在后来的工作中,我就特别留心他咋成一称准的。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十点多钟天还在下雨,这时刚好没有换面的群众,我约一称准试试到底准不准,我先说个了三斤六两的另面,只见老石将称簸落往面柜一铲,顺手往称钩一?,再用面铲将称簸箩的面铲出一些,他让我称,您并说哎真的一称准。后来我又说,五斤六两、十斤三两、七斤九两、八斤一两等十个数字,老石或少添不去,或少去不添,或不添不去,只要称簸落?在称钩上刚好一称准地完成了,我算真服气了。

一个八十万人口的大县,当时只有一个面粉厂,天天?面的人像赶会一样多。老石称零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从不叫苦叫累。一九八三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老石家中有事请假,班长让我替他半天称零面,刚开始人少,我不慌不忙地把零面给称了,到四点多钟人越来越多,后面排起了八十到一百多人的长队,那天天热得像在笼里蒸的一样,我穿的白色背心顺着后背向下滴水。天空黑云密布,呼雷闪电。因我手慢,不停地添添去去,排队的人心急了,有人说咋慢球成这,有人说这可能是新手,也有嘴不干净地说,手还没那脚利,有人在喊伙计快点吧天快下雨啦,他们心慌我也慌,本来一撮零面添添去去三四下就能完成,他们一说我得添添去去五六下才完成。那晚我干到八点半才下班,累得腰腿胳膊都是痛,没吃晚饭就睡觉了,躺在床上我又想起老石称零面的利索劲,感到从内心里佩服。

第二天上班,只见老石身穿白大褂,把票往在眼前的夹子上一夹,喊一个名字又一个名字,一张票五个名字五称完工。半天忙下来有上百家或更多换面的,把老石累的白大褂上半身也湿透了,他脸上长的白圆点疤痕也被飘起的面粉给填平了,他本来脸白再加上沾面粉的光,脸就更白了,整个换面班零面室是最后下班的,但老石没拉过一次后腿。我有时问老石累不累?老石总是笑着说,说实话真累。但这比在家拉架子车、比五八年在炼钢铁、比伏里天在玉米地锄草浇地强多啦!有人问他你练这一称准图个啥呀?你猜老石咋回答?他说:“两不急呀”。

多么简单多么普实的四个字呀,没有高腔,没有高调,但他已经把为人民着想,为人民做实事做到了极至。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河南省粮食厅为从事粮食工作三十年工龄以上的老同志全部颁发了誉证书,那是石来娃得到上级肯定的第一攻。

老石退休二十年了,但今天只要有人提到他的名字,了解他的人准会大拇指一翘说: 知道,县 面粉厂有名的“一称准"!

汽车资讯 女性生活 法律在线 财经资讯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科技前沿 娱乐新闻 社会新闻 社会文化

Power by DedeCms